非遗传承,局外人如何“入局”?

 

   非遗传承,局外人如何

 

   线索首先来自于北京潘家园,一位总是变换根据的铜铁陈学明。由此牵扯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与保护。

 

   非遗,在长期从事非遗保护的专家苑利看来,有六大限定,第一,传承主体是人;第二,传承的时限必须超过100100是一个时间底线,同样也是一个准入门槛;第三,从形态上来说,非遗必须是活态的传承;第四,以传承的原生程度来看,必须是原汁原味传承至今;第五,传承的品质还需具备文化价值,包括历史价值、艺术价值、科学价值等;第六,传承的范围主要分布于七大领民间文学、表演艺术、传统工艺美术、传统生活知识、传统生产知识、传统仪式和传统节日。

 

   当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和保护落实到传承人身上时,虽然是必然的,但也略显苍白和无力。

 

img1

 

金属錾刻

 

   在潘家园地铁站旁边,一位五六十岁的老人引起了《经济》记者的注意:一张独凳,一个装满锤子、錾子、木条等器具的工具盒,一个铜制的人物肖像。记者来到潘家园本是为了了解古玩市场的行情,来得次数多了,却总是能在不同的地方遇到这位匠人。

 

   陈学明是沈阳市陈氏金属錾刻艺术非物质文化遗的传承人。其祖辈从事满族金属錾刻艺术,至今140余年,传5代。从小受到父辈的传授和家庭的熏陶,陈学明选择了金属錾刻中最难的类人物肖像的錾刻,成为陈氏家族中唯一一位用金属錾刻艺术来画人物肖像的人。记者看到过陈学明的作品,的确生动传神,惟妙惟肖。陈学明说抗美援朝纪念馆中3位副营长的肖像是我给做的

 

   说到金属錾刻,它起源于夏商,兴盛于唐代,距今已有3000多年的历史,是一种流传很早的传统手工技艺。在流传过程中,作品的造型设计从庄严、凝重变得奇巧、富丽,纹样也清新活泼、质朴细腻。

 

   简单来看,并不会觉得金属錾刻有什么独特之处。但实际上其工艺非常复杂。现在就赚点手工钱陈学明说。金属錾刻是在纯手工直接操作下利用铜板的柔软和延展的机理特性,根据设计的纹饰要求来选用平面雕刻、镌刻或镂刻,或将花纹突出呈浮雕状,产生丰富多彩的艺术效果。这种工艺介于平面绘画与立体雕塑之间,錾刻的精细和锻铜的大气融为一体,创造出来的作品既有艺术美感,又有独特的古典魅力。

 

   “通常来说,做一件精美作品需要经过设计、描图、展板、初刻、锻打、制胶、上胶、錾花、镌花、打珠点、下胶、退火、錾边、成型、焊接、精磨、细磨、压光、整平、酸洗、表面处理等多道工序陈学明一边敲敲打打,一边和记者说着。

 

   陈学明的做法是自己先做出来,然后让顾客看是否满意,再根据顾客的要求进行修改。当记者问及现在市场情况如何时,陈学明摇了摇头,叹着气说:不好做啊7月份没有一单生意8月份只有一单生意10009月份挣3000

 

   “先这么熬着呗陈学明随即说2010年,他被评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至今6年中,他一直在想办法让更多人知道这样一门技艺,他也希能把金属錾刻艺术传承下去,让更多的人发现和认识这项技艺的美

 

   非遗

 

   谈到我国的非遗保护,起于2005年《关于加强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意见》的正式发布,包括《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申报评定暂行办法》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此时政府主导下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大幕拉开。

 

   这11年间,从国家层面到地方层面,从法律层面到公众层面,对非遗的关注度普遍提升。

 

   多年来方塘智库联合创始人、非遗研究专家许伟明走访调查发现,目前非遗存3种状况。他告诉记者,一是如果有些非物质文化遗产没有纳入国家的保护名录,有可能是边缘的;二是社会的发展,使得非物质文化遗产还面临转型期、全球化、现代化、工业化、城镇化、信息化等挑战,其原有市场正在缩减;三是大部分的非遗传承人年事已高,年轻人对非遗技艺不感兴趣,无法实现文化传承。

 

   像江苏无锡的留青竹刻,原本是用刀代笔在竹子的青皮上刻上文人喜爱的梅兰竹菊,在以前的用途是在文人的书房中盖住纸,防止墨溅到四处。但现在大多用钢笔、圆珠笔来写字,这时留青竹刻的功能渐渐消失,其市场也渐渐缩减

 

   在许伟明走访贵州时,其中的侗族大歌就面临着非遗传承人年事已高的问题。侗族大歌具有多声部、无指挥、无伴奏的特点,其主要模拟鸟叫虫鸣、高山流水等大自然之音,是大歌编创的一大特色,是产生声音的自然根源。歌唱的内容以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的和谐为主,凡是有大歌流行的侗族村寨,很少出现打架骂人、偷盗等行为。但必须由3人以上来进行演唱现在这些原生态的老年人大多处60-70岁,记忆力正在衰退,师徒之间的传承也出现了问题,这就极容易导致非遗的消失

 

img2

 

 

 

   陈学明同样有这样的困惑,当记者问及金属錾刻艺术的传承时,他告诉记者:我儿子会啊,但是他不会来做这件事情历史上的錾刻工艺多是以师傅带徒弟口传心授的形式传承,发展至今能掌握这门技艺的人越发罕有。

 

   记者问及陈学明工具箱内的工具时,他自豪地说:这都是我们自己做的,市面上买不到

 

   多数时候,陈学明不知道到底要怎么办,但他知道如果不出来摆摊,根本没有人会知道这项技艺

 

   从2012年到北京开始,陈学明一直勉强维持着这份工艺。面对越来越萎缩的市场和自己越来越大的岁数,他给錾刻定了一个新的意——年轻人在外奔波劳碌的时候,别忘了给年迈的父母画一张像

 

    局外人如何反客为主

 

   许伟明也承认,对于非遗传承人来说,非遗传承和保护是被动的。而国家提供的政策支持和资金支持,看似是局内人的传承人,实际上远远在传承保护之外。这种被动的局面正是目前非遗传承与保护的症结所在

 

   对此,许伟明也提出了一些自己的看法。第一,从一定程度上来说,非遗也属于文化创意产品。既然环境已不是当年的环境,非遗传承人可以结合现代社会的特点和消费者的需求,在保持原有非遗技艺的情况下,进行创新。

 

   苗族的银器中有很多图案是用来表达男女之间的爱恋。但现在微信等新媒体工具远比银器来得更为直接和形象。这脱离了原来的生活场景在创新上来说,现在苗族银器上面就雕刻了喜洋洋,并进行装饰和修饰,产生一些非遗的折射。

 

   第二,想办法扩大市场。大兴安岭桦树皮制成的桶非常结实,不会漏水。但在现在看来,随便在市场上都能买到。这如何扩大市场呢?许伟明表示,这种非遗技艺在东北可能比较常见,但其他地区并不知道。这就需要往外推广,并在桦树皮制成的盒子或桶上加一些创意的图案。这或许是一些濒危非遗技艺的出路

 

   第三,非遗一定要走向现代化。现在还在坚持做非遗的,大部分都是为了解决温饱问题。由此来看,社会力量的介入非常有必要像四川羌绣原创品一针一线,即是以企业的形式来把做羌绣的非遗传承人都集中在一起,共同打造的一个现代化品牌。这时,非遗传承人的绣娘们只需做好产品,其他的设计及产品渠道的开发,企业的其他人去做整个非遗的传承就会活起来

 

   说到底,非遗的核心竞争力是其背后的文化底蕴,非遗传承人的核心竞争力是一个个有温度、有情感的人。这两者加起来,以此为核心进行非遗的传承和保护,就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抓住这一点,利用互联网讲述有情感、有温度的故事,非遗的传承和保护或许会更进一步许伟明强调说。

 

          

           

 

首页    保护论坛    非遗传承,局外人如何“入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