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哑巴节”,感受古老的彝族神奇民风

 

  七宣,一个坐落在云南祥云最东边的散居部落,属于多民族的高寒山寨。而就在这里,古老的彝族神奇民风——“哑巴节”却以自己独特的形式传承了下来。

 

 

img1

 

▲祖鼓房一角  刘宏昌摄

 

 

  “七宣”彝族语言称,意思群龙汇聚的地,也译作“灵地仙云,缭绕吉祥”。远观七宣:藤蔓围篱、古木成林;府看七宣:云蒸霞慰、牛羊成群、神树连户,炊烟袅袅、是一幅绝美的密境风光。小心的摊开七宣这幅彝族人历经数百年绘就的水墨丹青画卷,犹如掀开了一部彝族文化史诗的一角,走进哑巴节,仿佛就走进了一个多姿多彩的彝族文化大观园。

 

  “哑巴节”是七宣彝族人世代相传的一个民俗节日,每年的农历正月初八都会在大营七宣村隆重举行,都会与邂逅的客人如期而遇,流传至今已有上千年的历史。族人推崇毕摩老者恭请大哑巴,祈祷哑巴节给当地人民带来风调雨顺,民族的和谐安定,能给所有的客人带来吉祥、平安和好运2009“哑巴节”被云南省人民政府公布列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七宣彝族哑巴节演绎着一个动人而美丽的故事,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七宣村里有一美丽善良的哑女,为帮助村民,四处乞讨,求医求药,哑女的这份善良和纯朴感动了龙王,并被龙王相中纳为妃子,于是龙王和哑女一起帮助村民度过了难关,医好了疾病,还给村民带来了风调雨顺和平安吉祥。每年的农历正月初八是哑女带着龙子龙孙回村看望村民的日子,为了纪念龙王和善良的哑女,七宣彝族人民便把每年的正月初八定为哑巴节,祈盼哑巴节能让彝族人民世代平安吉祥,就这样代代相传,不知延续了几十年?几百年?几千年?谁也无法说清楚。

 

   想要进入七宣,牌坊寨子门是必经之门,寨子门是迎接来客朋友的心门,也是彝族人守望耕耘者回家的地方。门头及两侧的三条民间扎龙似威严、似冷峻、又似腾空而起;纯朴而又牢固的松枝和结实丰满的玉米垛,向来者展示着彝家人民生活的充盈,也为远行者蓄藏着安稳与寄托。无论任何人,通过寨子门进入七宣就得遵守寨子里所有的礼俗人情。牌坊寨子门与七宣寨子一样朴实而神秘。东、南、西、北四面都有寨子门,寨子里迎接客人、迎神纳福、成福送葬、丢弃邪物等等一切美好事物,都要经过寨子门。几百年来,寨子门一直默默的守护着整个寨子,这是彝族神圣不可侵犯的地方。

 

   喝酒来,阿哥你么留下着,喝酒来,阿妹你么莫走了。彝家小调你要对,彝家米酒你要喝。香甜的米酒,热情大方的摸黑是您走进牌坊寨子门得到的第一个礼俗,美丽的彝族妹子还会给你搭上鲜红的围巾,那是彝家人用映山红染成的热情,寄托着对客人的祝福和友谊的情思。

 

 

img2

 

▲净身刮面  刘宏昌摄

 

 

  走进七宣,首先映入眼帘是是散落的民房居所。所有的门户都不上锁,甚至向外敞开,这是彝家人把纯朴刻记在了门上,是人性本善的真谛本身告白。人性本善、民族团结,是彝家人的生命之本。

 

 七宣的彝族,是一个地道的山地民族。山是七宣的家,而葱郁的森林是七宣的魂,站在高处看,苍天的古木掩映着沧桑的村落,村民称古树为神树,从神树上连接着每家每户,那是心的连接、魂的连接、是民族团结的连接。村中年龄较长的毕摩老者似乎都无法说得清,在这里是先有了树还是先有了人,只记得这些古木神树已经上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呵护着这个寨子,与这里的山、这里的水、这里的人融为了一体,一直固执的守望着,守望着一切。把古树当做神树,逢年过节,大事小事加以祭拜,表示彝人对祖先和天地给村民带来吉祥,好运的敬畏。七宣的彝家人民都相信,世间万物皆有灵气,而大树是最接近天地神灵的,所以族人与客人必须叩拜于神树。

 

 

img3

 

▲族支毕摩  刘宏昌摄

 

 

  七宣人崇敬女性,祭拜神话中的龙女为母体,他们都觉得所有的村民都是龙女的龙子龙孙,所以每家都会以母阴的形状做一个通神的法器木鼓,在上面绕绘各自的图案,有文字、有图腾,还要系上两道大红。每当村里家里祭祀或过节的时候就唱歌击打木鼓,彝族人民用木鼓向天地神灵诉说和祈求,这样就流传了“跳祖“跳祖鼓”是彝族哑巴文化里不可缺少的部分,世代的彝族人为了对本族祖先,本族文化的崇敬,都得跳祖鼓。丰收快乐时,七宣人民敲响木鼓,奏响芦笙,那是节奏的呐喊,那是生命的延续,他们尽情狂欢。

 

  “大哑巴”是七宣人民共仰的神,正月初八,所有的神都会把灵气赋予他。所以,大营七哑巴是彝族人民愉悦鼓魂及神灵,告慰天地恩泽,祈求五谷丰登,平安好运的狂欢活动。彝族毕摩恭大哑,是彝族文化的诵言;威严神秘的彝家护卫猎手放响震撼天地土枪;粗犷豪放的过山号震撼山川,响彻彝寨,那是对来客的欢迎;一曲曲沧桑而又扣人心弦的耕牛歌,展现了彝家人耕种劳作的生活,回归自然,食不忘民,我们的祖先,那就是蓝天,那就是大地;满身绘有图案的大小哑巴是民族未来的明天“哑巴节”把天地间最神圣的东西与人融合在一起,是主宰命运的神灵在感召于天地,充满了原始朦胧的神秘感。

 

 

img4

 

 ▲大哑巴  闭键辉摄

 

 

  如果说“哑巴节”是一本书,那我们就得从第一页开始读起。七宣村里每年都有一户村民来承哑巴,倘若家里有丧事或不吉利的事情发生就三年不能承接哑巴的活动是从龙王庙开始的,在太阳升起的时候,所有哑巴子大哑的带领下,围着熊熊的火堆进三正三的追跳,杀鸡恭酒,对龙王叩头祭拜,然后围绕盛满清水的石缸依次净身,即洗去烦琐尘埃。接着就是在承哑巴的村民家中举行恭大哑的仪式,在这里要有彝族六大支系的族人毕摩和护卫总管,也就是为村民守卫寨子和捕取猎物的狩猎人,最为活跃的是主持大毕摩的跟帮,也称为马彷,他们用最原始的礼俗,演绎着彝族最原始的文化。通过毕摩老者的号令,村民主人的三扣四拜,天地神灵的相互作揖,相互吼叫,这无疑是彝族人最真诚的祈福。接着就是恭哑巴哑巴有大小男女哑巴、乐师、耕牛、农夫、收物者组成,族人毕摩和整个寨子的村民哑巴是敬仰的,该有的礼俗不能少,该做的叩拜不能缺,从村头接到村尾,必须经过“三请三唱三起号”主持毕摩的跟帮马彷必须倒退引跳,不能回头。

 

  七宣人民是好客的,七宣的寨子更是多情的,红红的篝火为来客照亮了歇脚的垛木房,为小伙姑娘找到月亮下情牵梦萦的地方。几百年来,民族团结,天人和谐,是因为人民护奉着神灵,是神灵护佑着大营。七宣彝族“哑巴节”承载着民族的文化,用纯朴的方式书写着民族文化的深远篇章,用鲜活的民族文化为自己印记永恒。

 

img5

 

 ▲秋杆  刘宏昌摄

 

 

 

img6

 

首页    新闻动态    品味“哑巴节”,感受古老的彝族神奇民风